上海论文网提供MBA论文选题服务,专业提供硕士毕业论文服务。
导航 当前位置: 上海论文网>医学论文正文
EXOSC4 在卵巢癌组织中的表达及促进其增殖、侵袭、转移机制的初步探讨
  • 论文价格:150
  • 用途: 硕士毕业论文 Master Thesis
  • 编辑:vicky
  • 点击次数:1次
  • 论文字数:26566
  • 论文编号:el2021111019130025292
  • 日期:2021-11-10
  • 来源:上海论文网

医学论文哪里有?为了研究 EXOSC4 在卵巢癌中的生物学特性,我们下调了 SKOV-3 和 HO8910 细胞株中的 EXOSC4,发现细胞增殖能力受到抑制,克隆形成能力降低。细胞的无限增殖正是恶性肿瘤细胞的一个特性,并且这个特性是肿瘤组织增大、侵入周围组织、远处转移的基础之一[107],细胞周期的调节机制发生紊乱也反映了这种异常增殖对于恶性肿瘤细胞表型的重要性[108]。


第一章   绪论


1.1  研究背景

1.1.1  卵巢癌的流行病学特点

卵巢癌(ovarian cancer, OV)是女性生殖道最致命的恶性肿瘤[1]。在美国,2021 年估计将有 21,410 例新发病例和 13,770 死亡病例[1]。与美国和欧洲相比,卵巢癌在亚洲和中东的发病率通常较低,但是新发病例相对较年轻[2]。在中国,从 1999 年到 2010 年,卵巢癌的年龄标准化发病率在每 10 万人 4.75 至 6.05 之间,而这些年的年龄标准化总发病率为每 10 万人 5.35[3]。卵巢癌的早期症状具有隐匿性,最常见的临床症状为腹痛、腹胀、尿急、尿频等,因此大部分患者在初次诊断时已经处于疾病晚期[4,5]。目前卵巢癌的标准治疗方法包括手术和铂类化疗,但大多数患者会因为耐药等因素仍会在 16-22 个月内复发,并且卵巢癌的 5 年生存率仅为 46%[6]。不幸的是,据预测,到 2040 年卵巢癌的死亡率将显著上升[7]。综上所述,卵巢癌对女性健康危害极大。目前关于卵巢癌流行病学的工作目标是更好地了解危险因素,为妇科医生在临床工作中提供理论数据,以便于能够增加卵巢癌的早期诊断率及延长生存时间。

1.1.2  卵巢癌的组织类型

根据来源组织,卵巢肿瘤分为上皮型卵巢癌和非上皮型卵巢癌[8]。与上皮性卵巢癌相比,非上皮性卵巢癌的侵袭性更小[9]。上皮性卵巢肿瘤约占卵巢癌的 90%,可细分为四种主要的组织学亚型,包括浆液性癌,子宫内膜样癌,透明细胞癌和粘液性癌,而浆液性癌可以分为高级别浆液性癌和低级别浆液性癌[10]。

在上述类型中,最多的是高级别浆液性卵巢癌,占上皮性卵巢癌的 70%以上,多发于老年女性[11]。高级别浆液性卵巢癌在显微镜下观察显示,其大的单核细胞表现为具有核仁和有丝分裂活性的多形核[12]。高级别浆液性卵巢癌与遗传因素相关早已成为共识,目前已知的最大遗传风险因素为 BRCA1 和  BRCA2 基因中的有害等位基因,此外,P53、FAT3、CSMD3、NF1、RAD51C、RAD51D、BRIP1、RB1、GABRA6、CDK12 都在高级别浆液性卵巢癌中被发现了致病的体细胞突变[13-16]。

........................


第三章  EXOSC4对卵巢癌生物学行为的影响


3.1  实验材料

3.1.1  实验细胞株及保存

人卵巢癌细胞株 SKOV-3 细胞株、HO8910 细胞株均购于 ATCC,均保存于江南大学附属医院肿瘤研究所。

3.1.2  实验主要试剂

本章实验所需的主要试剂见表 3-1。

表 3-1  实验主要试剂

表 3-1  实验主要试剂

..............................


第四章   EXOSC4在卵巢癌中的作用机制初步探讨


4.1  实验材料

4.1.1  实验细胞株及保存

人卵巢癌细胞株 SKOV-3 细胞株、HO8910 细胞株均购于 ATCC,均保存于江南大学附属医院肿瘤研究所。

4.1.2  实验主要试剂

本章实验所需的主要试剂见表 4-1。

表 4-1  实验主要试剂

表 4-1  实验主要试剂

........................


4.2  实验方法

4.2.1 Western Blot 检测

Wnt 通路相关蛋白的表达 将转染好的SKOV-3、HO8910细胞生长至90%左右融合率时,收集细胞,具体Western blot 实验方法如第二章所述。

各一抗工作液浓度如下:

(1)  c-myc:一抗稀释液=1:1000

(2)β-catenin:一抗稀释液=1:1000

4.2.2  统计分析

采用 SPSS 24.0 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学分析,所有数据用均值±标准差表示。两组间的差异比较采用 t 检验,P< 0.05 认为有统计学意义。

................................


第五章  讨论与展望

卵巢癌是全世界最致命的妇科恶性肿瘤[1]。大多数的卵巢癌患者初次诊断就已经为晚期,预后较差[101]。这鼓励我们探索新的目标,以早期发现和有效治疗卵巢癌。在本研究中,我们首先从网络数据库 GEPIA 中获得了 EXOSC4 在卵巢癌组织和正常卵巢组织中表达水平的统计数据,显示 EXOSC4 在卵巢癌中的表达高于正常组织。这一结果给予我们启发,EXOSC4 与卵巢癌的发生发展过程可能具有密切联系。EXOSC4 是人类外泌体复合体的组成部分,已有报道其与外泌体的稳定性有关,并参与 RNA 降解[85,102]。EXOSC4 的异常与多种病理有关,如儿童肥胖[103]和脓毒症[104]。此外,EXOSC4 下调在结直肠癌[90]、肝癌[105]和乳腺癌[75]中均有抗癌作用。然而,EXOSC4 在卵巢癌中的作用和机制尚不清楚。 

我们接下来通过免疫组化和免疫印迹法证明了EXOSC4在卵巢癌组织和卵巢癌细胞系中高表达。EXOSC4 的表达与卵巢癌的 FIGO 分期和病理分级有关。研究还发现,EXOSC4 高表达卵巢癌患者的总生存期和无进展生存期明显短于低表达,这与套细胞淋巴瘤的生物信息学分析结果相似[106]。此外,高 EXOSC4 表达水平是总生存期和无进展生存期的独立预后预测因素。这些结果表明,EXOSC4 可能是卵巢癌的一种致癌基因,为下一步实验研究打下了基础。

为了研究 EXOSC4 在卵巢癌中的生物学特性,我们下调了 SKOV-3 和 HO8910 细胞株中的 EXOSC4,发现细胞增殖能力受到抑制,克隆形成能力降低。细胞的无限增殖正是恶性肿瘤细胞的一个特性,并且这个特性是肿瘤组织增大、侵入周围组织、远处转移的基础之一[107],细胞周期的调节机制发生紊乱也反映了这种异常增殖对于恶性肿瘤细胞表型的重要性[108]。因此我们猜想 EXOSC4 可能会影响卵巢癌细胞的细胞周期调控过程,通过流式细胞术分析发现,沉默 EXOSC4 后,细胞周期停滞在 G0/G1 期。同时,下调 EXOSC4 抑制了卵巢癌细胞中 cyclin D1 和 CDK4 的表达水平。这些发现与 Pan 等人[90]在结直肠癌研究中的结果一致。完整的细胞周期包括间期(G1 期、S 期、G2 期)和有丝分裂期(M 期),细胞在 G1 期时按照外界信息来决定是否进入有丝分裂,否则进入静息状态(G0 期),该期的调控因子与肿瘤发生密切相关,包括细胞周期蛋白(cyclins)和细胞周期蛋白依赖激酶(cdks)。Cyclin  D1-CDK4 在正常细胞周期调控及其在人类癌症中的失调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生长因子可以使 cyclin  D1 和 CDK4 在G1 期的表达增加,若失去生长因素的刺激,则会随之降解,并阻止细胞从 G1 期进人 S期[109]。研究发现这两个周期蛋白与卵巢癌也有密切关系,约 18%的浆液性上皮性卵巢癌中 cyclin D1 表达上调,且 cyclin D1 与更具侵袭性的表型和不良预后相关[110],此外,大约 15%的卵巢癌患者中发现 CDK4 过表达[111]。综上所述,靶向细胞细胞周期 G0/G1期相关蛋白的药物,如 cyclin D1 和 CDKs,在治疗卵巢癌是有希望的[112,113]。

参考文献(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