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论文网提供MBA论文选题服务,专业提供硕士毕业论文服务。
导航 当前位置: 上海论文网>新闻媒体正文
全媒体时代下“舆情反转”现象的形成机制分析
  • 论文价格:150
  • 用途: 硕士毕业论文 Master Thesis
  • 编辑:若诗
  • 点击次数:167次
  • 论文字数:46907
  • 论文编号:el2021091414425625047
  • 日期:2021-11-06
  • 来源:上海论文网

本文是新闻媒体论文,本研究认为”舆情反转“是由诸多要素互相影响、彼此关联形成的社会现象。全媒体时代下”舆情反转“现象是由背景系统、媒介系统、主体系统及动力系统四方联动形成的。技术变革带来的”全媒体“传播及情感立场先行的”后真相“环境的背景系统、时效至上的运营模式下失守新闻专业主义的媒介系统、高参与意识下刻板印象裹挟的公众主体系统以及官方参与调查后事实真相公布助推反转的动力系统共同造成了”舆情反转“现象的形成。不断反转的负面舆情极易导致大众产生社会性焦虑,缺乏理性的情感动力极易鼓动公众线下行为的失范,不断加深的信任危机导致官方公信力再次下降。基于”舆情反转“现象带来的社会负面影响,笔者试图从官方层面以智能算法为驱动构建制度化舆论引导机制、媒体层面坚守新闻专业主义构建全媒体传播体系、公众层面提高媒介素养增加情绪把控力,以期为我国舆情引导提供一点理论支持。”舆情反转“现象的研究还需要多个学科理论的多元视角深入探索,需要更多舆情研究者开展交流合作,从而做出全新的拓展。由于笔者自身水平的局限及研究条件的限制,本文研究视角相对较为单一,对案例背后的深层次情况、社会心理转向及不同舆论主体之间的复杂互动过程等分析不够到位,对”舆情反转“现象研究的深度和广度有待进一步的提升。

......

 

引言

 

”舆情反转“现象多涉及社会重点关注的新闻事件,新冠肺炎疫情以来,我国舆论生态更加复杂,舆情热度高,公众参与意识强烈,重大舆情时间周期较长。我国21世纪初才开始开展舆情方面的相关研究,研究起步时间较晚,舆情重大研究成果目前仍然相对匮乏。中国舆情研究在理论供给、研究视域、方法工具等层面存在的”卡脖子“问题依旧需要重视。2在新闻传播学领域的舆论研究中,除了”公众舆论“、”社会舆论“、”网络舆论“等舆情本体词汇还有符合实际工作需要的”舆论引导“方向的研究之外,几乎没有出现其他持续高热的研究主题词。3目前我国学界对”舆情反转“相关概念的研究还处于起步阶段,研究的对象及热点依然在不断变化。梳理最近的文献来看,依然有学者将”舆情反转“和”新闻反转“的概念混为一谈,选取一个或多个新闻的反转作为研究样本去探究”舆情反转“现象的成因、规律、规制手段等,一定程度上限制了”舆情反转“现象的发生范围。目前将”舆情反转“现象放在全媒体时代背景下的研究相对较少,且选取的案例距今历时较为久远,缺乏对”舆情反转“现象的模式的分类梳理及形成机制的系统探究。探究全媒体时代下”舆情反转“现象的形成机制,思考全媒体传播体系下的舆情引导策略,为我国舆情研究进一步发展提供一定的理论依据,更为我国社会舆情的良好发展提供引导策略的理论指导。我国舆情研究以社会现实为导向,研究主题与社会热点紧密互动。而”舆情反转“现象的负面影响极易激化舆论焦点下潜藏的社会矛盾,加大负面舆情的不可控性,导致信任危机下的公众产生社会焦虑心理。特别是在新冠疫情笼罩下的2020年,我国舆论生态环境更显复杂,舆情事件突发、高发愈加凸显,舆论思想碰撞愈发激烈。

......

 

第一章全媒体时代下”舆情反转“现象概述

 

第一节相关概念界定

与”舆论“相比较,”舆情“更强调在互联网时代全媒体传播的舆论变化速度加快,着重舆论的变动性。此外,”舆情“强调舆论中夹杂着大量的情绪,着重情绪的宣泄及公众感性的认知。事件刚刚被媒体发布逐渐引发公众关注时舆情初步出现,公众态度情绪倾向性明显,随着事态的进一步发展变化,更多信息的挖掘和披露,事件真相或是关键要素发生了变化或反转,导致舆情发生较大程度的波动,形成舆情漩涡。因此,笔者认为”舆情反转“现象是公众随着讨论的深入或者新信息的出现,情绪、态度或观点随之发生反向转变,并且表达出意见,形成与此前不同的强大舆情,随之对媒体报道态度、官方行为乃至社会都产生一定影响的一种现象。一般来说,反转是一个逼近或澄清真相、促进事态发展的动态过程,舆情从发酵到反转一般呈现为”众人围观—开始质疑—态度反转变化—接近真相—理性反思“或”众人围观—积极点赞—态度反转变化—促进事态发展—客观评价“的一种过程。舆情形势与疫情紧密交织,民生焦点形成阶段性舆情热点,突发事件增加焦虑情绪,”舆情反转“现象对公众现实生活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案例证实了传统的治理模式已经不适用于新的舆情生态,亟待以新思路、新角度开拓我国舆情引导工作之路。鉴于新冠肺炎疫情时期”舆情反转“现象呈现出更多新特征新规律,给官方部门的舆情引导工作带来了新的难度。

 

第二节全媒体时代下舆情表现的新特征

全媒体时代的到来进一步促进媒介深度融合,全媒体的信息发布模式逐渐脱离传统媒体,线上网络平台成为信息传播的主要场域,话语权进一步下沉,大众以其庞大的基数量逐步成为实践的主体,受者的身份悄然转变,真正参与到”议程设置“的环节之中,使得舆情发端的方式愈加多样。社交媒体平台的蓬勃发展使得越来越多的受众也成为信息的生产和传播者,线上空间的信息生产和新闻传播呈现出失序状态。此外,短视频更已经成为舆情发酵的新场地,言论在传播中多次变异,其简短、直观、快速等特性,助推舆情进一步扩散和发酵,甚至出现爆炸式传播。互联网技术蓬勃发展,微信、微博、短视频和新闻客户端已经逐渐成为重大舆情的传播源头和发酵场地。微博使得人人都有”麦克风“,微信使得人人都有”圈子“,短视频使得人人都有”摄影机“,新媒体的赋权让信息接受者摇身一变成为信息的传播者,强烈的自我意识直接越过”把关人“的”把关“,导致舆情出现的形式愈加随机。小事件引爆大舆情的情况愈加常见,个人引发全国乃至国际舆论关注的重大舆情情况时有发生,”正面报道“引发负面舆情更是时常出现,这些”笑里藏刀“的反转舆情应对起来更加棘手,失序的舆情对整个社会来说是不利的。

新闻媒体论文格式
研究样本事件信息

 

第三章”舆情反转“现象的形成机制.......................29

第一节”舆情反转“现象形成的背景系统..........................29

第二节”舆情反转“现象形成的媒介系统..........................33

第三节”舆情反转“现象形成的主体系统..........................37

第四章”舆情反转“现象的应对策略.......................43

第一节官方层面................................................43

第二节节媒体层面................................................47

第三节公众层面................................................50

结语....................................................53

.........

 

第四章”舆情反转“现象的应对策略

 

第一节官方层面

特别是一些事件在爆发初期就明确指向官方部分,引发公信危机。”舆情反转“现象不利于社会民意的有效表达,极易形成舆情失焦状况产生次生舆情,不利于网络舆情生态环境的稳定发展,极易造成舆论交锋形成对立状态,不利于官方部门的舆情引导工作的开展,需要引起官方部门的警惕和重视。官方政府在全媒体时代应当转变观念,正确认识”舆情反转“现象的积极影响。学者张涛甫曾指出,舆论治理不能拘泥于单一的舆论逻辑,如果把社会舆论比作裸露在外面的水流,社会心态和社会结构就是形塑社会舆论的河床。正处于社会转型期的我国面临类问题在经历舆情漩涡和媒体报道后放大,掌握话语权的公众参与意识愈加强烈,舆情汹涌之时个体通过社会事件表达自身观点,寻求情感共鸣。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之下,让社会舆情生态环境更加晴朗,更好地发挥”舆情反转“现象的积极作用迫在眉睫。因此,本章节将基于前文的”舆情反转“现象形成机制的研究结果,立足于官方、媒体、公众、三个层面构建”舆情反转“现象的应对策略,建立以官方为主导,媒体、公众多元主体协同的舆情引导体系,增强舆情向负面转向的危机响应能力,有效趋避”舆情反转“现象带来的负面影响,更好地维护社会舆情生态系统的稳定运行。高度信息化的互联网环境下舆情事件充满了不可控因素,”舆情反转“的负面影响波及全社会,官方政府在应对”舆情反转“现象中有着不可取代的重要作用。

新闻媒体论文范文
发展后舆情情感分析图

 

第二节媒体层面

技术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让传统媒体和新媒体互生互动,媒体深度融合赋予了各方前所未有的发展契机,媒体传播形态日益”全媒体化“,全媒体成为媒体发展的时代趋势。每一条新闻的背后都蕴含着媒体的专业性,新技术赋能导致的全媒体信息传播格局失衡带来的”舆情反转“现象应该由媒体自身去解决,因此,本节笔者试图从媒体层面,通过构建智慧型全媒体传播体系,从全程媒体、全员媒体、全息媒体、全效媒体的”四全“角度,探索主流媒体应对”舆情反转“现象的有效策略。全媒体时代要求媒体发布新闻报道的同时必须加强舆情的研判和引导。媒体不应该只关注新闻事件中某一容易引发公众关注的特殊点,应当对新闻事件的发展全程跟踪、不断跟踪,不仅能够有效提高媒体信息发布生产的时效性,更能有效趋避”舆情反转“带来的负面影响。媒体应当做到新闻事件全流程关注,及时发声。有学者指出,全媒体时代的全流程跟踪、全链条播报模式,网民可以通过互联网空间的媒体平台追溯任何一条新闻报道的历史、现在和未来,增加了”舆情反转“的风险。但是笔者认为,这是全媒体时代受众深入参与新闻事件的一种新兴现象,大众传媒时代,受众被动地接受信息的传播,最多通过电话、信件等方式向媒体反映自身的质疑,而今受众可以自由选择新闻信息,实时关注舆情动态,通过对新闻报道历史、现在和未来信息的挖掘,来辅佐自己的观点。如若主流媒体只在事件进程的高潮期下场参与,未关注事实全貌,舆情发生反转后必然对自身权威性有所影响。

.......

 

结语

全媒体时代下我国舆情生态环境日益多元复杂,舆论场上呈现出新的舆情特征,”舆情反转“现象成为常态频发。特别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足不出户“的隔离状态进一步激化了线上舆情的发酵,疫情与舆情相互交织,舆情生态环境愈加复杂多变,舆情风险也愈发”狡猾“。虚假信息甚嚣尘上、社会信任被消耗,前后反转的舆情极易激化公众信任焦虑下的社会矛盾,恶化舆情生态环境。促使舆情平稳发展、引导公众对公共事务的理性讨论对社会精神文明建设具有重要意义。”舆情反转“是处于不断发展变化的现象,本文只是从现有状态着手进行的阶段性探究,而其仍在发展并不断呈现出新的规律特征依然需要更多学者及业界人士的深入探索。对此,本文从全媒体时代背景探究”舆情反转“现象的形成机制,探寻全媒体传播体系”舆情反转“现象的应对策略,有助于为当下愈加频发的”舆情反转“现象提供方法论指导,提升相关工作者舆情引导处置能力,积极探索舆情应对的有效策略。在这特殊的一年间,无论是在线下的交际空间还是线上的网络社群,网民观点的表达愈发密集、意见立场愈发强烈,社会舆论的交锋愈发猛烈。
参考文献(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