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论文网提供MBA论文选题服务,专业提供硕士毕业论文服务。
导航 当前位置:上海论文网 > 新闻媒体 > 正文
主流媒体时政类新闻游戏宣传主流思想的优势及反思
  • 论文价格:150
  • 用途:硕士毕业论文 Master Thesis
  • 编辑:若诗
  • 点击次数:
  • 论文字数:41334
  • 论文编号:el2021051610540022155
  • 日期:2021-05-22
  • 来源:上海论文网
本文是新闻媒体论文,第一章对研究背景与意义、文献综述、研究方法进行了相关界定。技术大变革促进各行各业融合渗透,新闻传媒业与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新兴领域相互交融合作,新闻游戏就是新闻与游戏的一次巧合碰撞而诞生。在研究方法上,采用了案例研究法、文本分析发、访谈法进行研究。第二章梳理了新闻游戏的发展历程,新闻游戏的发展经过了萌芽、发展、爆发三个阶段。自20世纪末至2003年处于萌芽阶段,这一阶段以填字游戏为代表的,新闻报道中开始增添游戏元素用以调节沉闷的报道。2003年出现以《9月12日》为代表的网页新闻游戏;第二阶段为2004年至2015年,这一时期新闻游戏的概念逐渐进入媒体人的视野,成为新闻媒体补充单纯文字报道,创新报道形式的方式之一。这一阶段创作的新闻游戏多以重大国际新闻事件为游戏背景,也被认为是严肃游戏运动的产物。另一方面,从当下的媒介生态环境来讲,在新媒体生态下,用户的注意力是稀缺资源,吸引用户点阅、增加并保持用户黏性成为各大新闻媒体机构必须面对的新课题。开发全新报道方式的新闻游戏,一方面其操作模式为报道提供了创新讲述复杂事件各个维度演变的可能和路径,可以将不同主体在不同时空的经历、故事整合进一个立体、多元的新闻作品中;另外,新闻游戏所特有的趣味性、交互性强、虚拟沉浸等特点成为“娱乐至死”环境中吸引用户点击、分享的一大优势。因此,报道好时政新闻既是国内主流媒体宣传主流思想的突围路径,也是创新新闻报道传统语态、丰富表现形式的难点。新闻游戏作为一种创新的报道方式,一方面其操作模式为报道提供了创新讲述复杂事件各个维度演变的可能和路径,创作团队将不同主体在不同时空的所见所闻整合成复合型的逻辑链条,多元化、立体式的呈现新闻事件。

.........

 

第一章引言

 

另一方面,新闻游戏作为技术化的产物,在享受技术便利的同时,也需反思技术隐含的控制作用。有学者指出,在新闻游戏中,事先设定好的游戏框架与程序其实是在扮演新报道形式中议程设置的作用,技术先于玩家本人已经规定了游戏的进度、转场、方向和结局,这种由程序和算法技术带来的深层次的技术控制往往被人们所忽略。2而这类控制在时政类新闻游戏中更加隐蔽,在服务于宣传、教化目的新闻游戏中,包含主流思想的宣传元素通过与“游戏”基因相融合脱胎为一种深层次的控制。综上所述,本文尝试在研究大量主流媒体创作的时政类新闻游戏的基础上,通过总结该类型新闻游戏的叙述策略,探讨在融媒体背景下,新闻、游戏、政治三者相互融合的报道形式在宣传主流思想时的优势与问题。因此,一时间新闻游戏成为众多背负转型压力新闻媒体趋之若鹜的选择。近年来,追随总书记的引领,国内主流媒体转变话语方式,不断创新变革主流思想宣传的方式、手段,与哔哩哔哩(B站)、快手、抖音等新兴平台展开合作,通过数据新闻、短视频、Vlog、H5、新闻游戏等新型融媒体作品进行主流思想宣传,争取获得用户认同,已经取得了一些正面效果。例如2018年人民日报全国党媒信息公共平台与哔哩哔哩(B站)与正式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入驻B站;2019年国庆期间《人民日报》也与快手、抖音等推出一系列短视频、新闻游戏等融媒体作品,就《人民日报》与抖音合作推出的《记载了70年美好的抖音号》而言,截至2019年10月8日,《人民日报》法人微博单条微博阅读量910万。

.....
 

第二章新闻游戏简史

 

第一节什么是新闻游戏
尽管学界对新闻游戏的定义有所不同,但对新闻游戏的两大特点达成共识。第一,新闻游戏实现了沉浸式传播,通过对新闻内容进行游戏化的改编与设计后,用户在与人机互动完成游戏中的某项任务时实现情感的沉浸,以当事人的身份感同身受,从而忽略掉外界不相关的感觉。随着VR、AR等传播技术手段的拓展,未来新闻游戏带给用户“身临其境”的感觉将更加深刻。第二,新闻游戏拥有更强的交互性体验。新媒体时代,新闻传播突破单向的传受实现了双向互动,“用户至上”成为这一时期的主导理念,而相比于其他的融媒体报道,新闻游戏借助于游戏本身携带的互动性基因,更容易实现人机互动、人人互动,使得其交互性体验更强。综合以上研究,本文更倾向于与将新闻游戏定义为一种创新型新闻的一种,即新闻游戏是指将游戏作为新闻信息的载体,借助其趣味、交互、沉浸的特点让用户在游戏体验中接受新闻信息,其本质仍是新闻,新闻的真实性和传递信息的属性是不可或缺的,开发新闻游戏需遵循新闻报道的相关原则。新闻游戏的类型多种多样,根据不同的分类标准,学者们对新闻游戏的分类也不尽相同。而且据观察统计,从国内实践来看,时政类的新闻游戏明显多于其他种类的新闻游戏。除上述原因之外,借助游戏的“外包装”,时政类新闻可以不着痕迹的弱化过硬的政治宣传,完美地契合了习近平总书记所提倡的“看不见的宣传”,成为党媒宣传的一种创新形式,这也是新闻游戏特别是时政类新闻游戏频频出现的原因。
新闻媒体论文怎么写

 

第二节新闻游戏发展历程
在研究业界的丰富实践的基础上,学界也逐渐开始对新闻游戏进行学理上的研究。如上文提到的博格斯特等人的专著《新闻游戏:游戏中的新闻》,被认为是第一本关于新闻游戏的研究专著。伊恩·博格斯特等人对现有的新闻游戏案例进行分析,认为游戏可以通过自身的游戏规则和流程来强力地传达世界,新闻可以借助游戏的方式与读者互动,讲述新闻故事。国内的新闻游戏实践也在这一时期开始出现。2010年,金山旗下快快事业部推出以当时热点事件腾讯和360纷争为背景的新闻游戏《企鹅大战流氓》。该游戏情节简单,玩家需选择角色“企鹅”或是“拿着360字样盾牌的绿衣流氓”进行对战。与此同时,一批同类型的新闻游戏如以“小月月”事件为背景《小月月之神马守护者》、《小月月大战小W》;以“钉子户”拆迁为背景《钉子户大战拆迁队》等也在网络上受到追捧。但实际上,这类游戏只是以新闻事件为由头创作的小游戏,新闻价值较弱。而2014年,国内新闻游戏先驱网易新闻开始进行新闻游戏创作,推出H5新闻游戏《习近平和奥巴马是这样夜游中南海的,你们感受一下》,模拟二人游览中南海场景并附带景点介绍及时事洽谈。因此如何平衡新闻属性与游戏属性,特别是时政类新闻如何平衡宣传属性与游戏属性是当下主流媒体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新闻媒体论文范文

 

第三章时政类新闻游戏的叙述策略.........................19
第一节新闻游戏文本能否叙述....................................19
第二节时政类新闻游戏文本的叙述机制............................21
第三节时政类新闻游戏文本的叙述特征............................23
第二节时政类新闻游戏文本的叙述机制............................21
第四章时政类新闻游戏在主流思想宣传中的优势.............28
第一节隐含作者:党性与人民性统一..............................28
第二节隐含读者:年轻化与游戏化共生............................30
第三节时政类新闻游戏的宣传优势................................30
第五章时政类新闻游戏在摸索中向前.......................38
第一节沦为程序控制............................................38
第二节存在理解偏差............................................39

......

 

第五章时政类新闻游戏在摸索中向前

 

第一节沦为程序控制
象征性社会互动理论认为,符号意义的交换有一个前提,即交换双方必须要有共通的意义空间。在信息传递过程中,传受双方共通意义空间并不是完整契合的,但可通过共通的那部分空间实现意义的交换与互动,这个空间也会随着日趋频繁交换、互动而进一步扩大。因此,作为社会互动过程的传播,其重要功能之一就是扩大传播双方共通的意义空间,加深双方的相互理解。新闻报道作为现代社会最为广泛一种传播形式,记者、编辑等传播者也很难看到所报道的新闻信息、事件在用户那里被完全正确地理解和接受。用户通常会从自己的经验、知识储备出发对信息进行解读,这就不可避免地会造成新闻文本的误解。而且随着互联网的出现发展,网络上的新闻信息呈现出海量化、碎片化、分散化、娱乐化等特点,进一步加剧了新闻的误解。另一方面,在尼尔·波兹曼看来,当下社会一定程度上是一个娱乐至死的时代。在这个时代,公众话语习惯以娱乐的方式进行交流、表达观念,甚至上升为一种文化精神。而政治、经济甚至文化教育都反而成为娱乐的附属品,并且甘之如饴、毫无怨言,最终人们很有可能成为娱乐至死的物种。这种对娱乐文化形式的偏爱和对接受者品味的认同毫无疑问的出现在当下新闻传播实践之中,而这些元素不仅会成为用户正确理解新闻信息的障碍,还会加剧用户娱乐化解读心理,反过来加深对新闻文本的误解。再者,新媒体时代用户的主体性上升,互联网特别是社交媒体激活了以个人为最小单位的新型传播结构,重新分配了社会话语权,降低发声门槛,大众可通过社交媒体表达观点。

 

第二节存在理解偏差
在此基础上,个人湮没的需求及偏好被激活,对信息的理解不再受传统媒体时代品牌价值凝结的忠诚度驱使而是更加个性化、多样化。基于上述三方面原因,时政类新闻游戏实际上是对时政新闻的再次符号化和媒介化,在原有文字信息上增添了图片、声音、视频、动画等元素,构造出稳定的、隐蔽的游戏规则与程序,相比于纯粹的文字文本,用户在解读新闻游戏文本时需要调动更多感官系统,意义的解读也更加复杂,冗余信息也更多。在此基础上,主体性上升与抱有“娱乐至死”心理的用户可能只将其当作纯粹的游戏,以狂欢的方式解构新闻报道的原有叙述,从而导致主流思想的意义被消解。一直以来,政治活动对大众传媒的影响是多方面的,一方面政治体制制约着新闻媒体的体制,另一方面,政府部门会通过持续不断的新闻发布活动,将媒介当作自身向公众传达信息的工具,为新闻报道烙印意识形态的痕迹。另一方面,新闻游戏所特有的趣味性、交互性强、虚拟沉浸等特点成为“娱乐至死”环境中吸引用户点击、分享的一大优势,成为主流媒体宣传主流思想的最佳路径之一。但是任何事物都是不完美的,新闻游戏作为一种新生事物必定是在争议中摸索向前。一方面,新闻游戏作为技术化的产物,在享受技术便利的同时,也需反思技术隐含的控制作用;另一方面新闻游戏的互动叙述、沉浸叙述都具有后现代叙事消解意义、注重娱乐的属性,这就不可避免地会出现用户在解码时生成与编码不同甚至完全相悖的情况。

....
 

第六章结语

 

2015年至今是新闻游戏生产的爆发阶段,国内新闻游戏作品也开始逐渐增多,各类题材的新闻游戏层出不穷,国内时政类新闻游戏登上大舞台。第三章研究了时政类新闻游戏特殊的叙述策略。本文首先借助赵毅衡的叙述文本概念解释了新闻游戏文本的叙述特性,随后从叙述主体、叙述方式两方面讨论了新闻游戏文本的叙述机制,在研究大量案例的基础上总结时政类新闻游戏的叙述特征。传统媒体时代的新闻报道中,普遍将记者、编辑作为文本的叙述主体,需要将自身的所见、所闻真实、客观地描述出来。而在新媒体时代,日新月异的技术手段使得话语权不再只掌握在媒体机构手中,个人被激活手握麦克风也成为了新闻事件的叙述者、转述者。因此,时政类新闻游戏文本拥有记者(包括编辑、程序员、设计师等)和玩家(用户)两方叙述主体,叙述方式呈现的是一个开放的、多维的、层级式的、多空间并置的复合叙事体系,玩家可以从任何一个“入口”进入,体现为一种非线性逻辑和结构。在叙述特征上,时政类新闻游戏借助游戏的外衣进行宽幅操作,拥有了游戏互动叙述、沉浸叙述的特征,为玩家提供互动选择的空间及多样性的体验,激发乃至提高玩家对新闻事件本身的感知能力。
参考文献(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