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论文网提供MBA论文选题服务,专业提供硕士毕业论文服务。
导航 当前位置:上海论文网 > 文学论文 > 正文
论阿来作品的生态书写[文学类毕业论文]
  • 论文价格:150
  • 用途:硕士毕业论文 Master Thesis
  • 编辑:vicky
  • 点击次数:
  • 论文字数:27855
  • 论文编号:el2021082114550722878
  • 日期:2021-08-23
  • 来源:上海论文网
文学类毕业论文哪里有?本文主要运用文献分析法、文本细读法以及归纳法等研究方法,借助生态批评理论,以阿来的小说为研究中心,并结合阿来相关的诗歌、散文、演讲、随笔等文本,深入挖掘蕴含在阿来作品中丰富的生态思想资源,更细致且全面地分析阿来作品中对自然生态、社会生态以及精神生态的书写,便于深层次研究这些生态书写背后的人文思考以及文学价值,力争从整体出发,进一步细化、充实阿来作品对生态问题的关注与研究。

前言

(二)研究综述
近年来,生态问题愈来愈引起人们的关注,从生态角度对阿来作品进行分析研究的也不在少数,大致可分为以下几个研究角度:首先是对阿来单部作品的生态意识进行剖析,主要侧重于“山珍三部曲”、《已经消失的森林》、《遥远的温泉》等中短篇小说,如德吉草在《失落的浪漫与苏醒的庄严——阿来中篇小说<遥远的温泉><已经消失的森林>的文本启示》①、王泉的《论<空山>的生态叙事》②、孙德喜的《原生态文化的挽歌——论阿来的中篇小说<蘑菇圈>》③等文章,都采用文本细读法对阿来作品中提出的生态问题以及思考进行了细致分析。其次是从阿来的文化身份认同或者汉、藏特殊文化的角度切入,分析现代化进程对藏区产生的影响以及民族情感下作家生态意识的体现,比如董芳的《行走在大地的诗者——论阿来的小说创作》④,刘兴霖的《文化生态视域下的阿来创作研究》①等文均从“文化生态”角度重新审视阿来的小说创作,剖析阿来笔下嘉绒藏区文化现象的生态构成,从而理解阿来小说创作中文化生态的价值表达。还有借助生态审美、生态叙事等理论对阿来作品的生态意识进行研究,如闫文婷《生态审美视域下的阿来创作论》②、何冰心的《论阿来小说的生态叙事》③等。
通过对以往阿来作品中生态意识研究情况的梳理与整合,笔者发现两点问题:一是对阿来生态意识书写的研究多集中于中短篇小说,缺乏对阿来诗歌、散文以及长篇小说生态意识的关注与研究。自然在阿来的文学创作中占有不可或缺的重要地位,在其早期的诗歌创作中就有非常多完整的自然景观的描述,《草木的理想国:成都物候记》这一散文集更是阿来在成都这一地域空间范围内对众多草木的详细记录,《大地的阶梯》中也几乎都是对嘉绒藏区地理景观的描述以及阿来对自然、社会现实等问题所表达的真实看法。二是对于阿来长篇新作《云中记》中所体现的生态意识的研究也较为缺乏,截至目前将《云中记》作为生态文学作品进行解读的文章不超过十篇,文学批评家贺绍俊在《<云中记><森林沉默>的生态文学启示》④一文中,认为《云中记》是一部非常好的生态文学作品,并极力挖掘其生态文学价值。个人以为《云中记》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阿来对于不可控的自然灾难毁灭生存家园后,人类该何去何从的思考之作,对《云中记》所蕴含的生态价值还有待做进一步的研究。鉴于以上不足之处,本论文以“论阿来作品的生态书写”为选题,旨在以往相关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进一步开展较为深入的研究。
目录
目录
..........................

一、阿来生态书写的背景探析

(一)地理环境的启蒙
不同的自然地理空间孕育不同的生态环境观念,进而影响一方土地上的人们形成不同的生态行为习惯。对阿来的生态思想观念产生启蒙影响的自然是他的第一故乡,阿来出生成长在四川省阿坝藏族自治州马尔康县梭磨乡的马塘村,处于由盆地向高原逐渐上升的梯级过渡地带上,正如阿来所说“我出生在这片构成大地阶梯的群山中间,并在那里生活、成长”①。马尔康县位于嘉绒藏区境内,地处青藏高原东面的横断山脉地区,在第一级阶梯与第二级阶梯的交界处,同时也处于汉人耕作区与藏族放牧区模糊地界的边缘地带,其自然风景独具一格,既雄浑宏伟,又不失其低沉质朴,别有一番风味。远处有高大巍峨的雪峰、壮阔伟岸的山岭,还有直泻而下的瀑布、蜿蜒曲折的峡谷,往近处看是肥硕规整的土地与草木丰满的牧场,绿水青山,风景优美,一派壮观秀丽景象。正是在这样的自然环境中长大的阿来得以长年累月地与大自然亲密接触、友好相处,使阿来在幼年和青少年时期就获得了认识大自然的钥匙,树立了正确的自然观,为今后的生态文学创作积蓄了写作素材并产生了深刻影响,造就了阿来对生态自然书写的独特审美追求,并开启其对藏区理想生态生活的书写旅程。
对于生活在嘉绒藏区部落的人们来说,处理好丰富的自然地理资源和脆弱的生态系统二者之间的关系,是关系他们生存生活的重要问题。嘉绒藏区部落受地势和气温影响,可耕种的土地比较少,冬季周期长,种植农作物的种类、生长优势和产量等都受很大限制,加上地处偏僻地区,接受先进的农业技术以及机械化等现代文明的速度较滞缓,人们在很长一段时期之内都不得不采用靠天吃饭的传统小农生产生活方式,生产力十分低下,生活水平不高。除生产劳作时贫瘠的土地之外,河谷山地以及森林牧场等生态系统也比较脆弱,极易受人为破坏的影响。面对自然地理优势不明显,又追不上社会现代文明前进步伐的双重困境,藏区人民深知人与自然关系处理的重要性,大自然是他们获取物质生存资料的重要来源,生态环境的好坏直接对当地人的生产生活产生支配性作用,如何在脆弱而有限的自然环境中生存就体现出了藏区人民的生存生态智慧。
....................

三、生态批评视野下的人文思考

(一)批判掠夺自然的行径
在原生态的自然环境中,藏民们一直过着与大自然亲密接触、无欲无求的幸福生活,乐在其中地享受着天然的恩惠,依凭大自然生存的他们深知高原生态环境的脆弱与自然资源的可贵,因此对一切自然生物都充满了敬畏与感激,以对待神灵般的虔诚看待雪峰、森林、土地以及湖泊等,神山、圣湖等光环的荣耀也强化了其对生存家园的生态保护意识,藏民们依据淳朴的藏族生态伦理细心呵护着宜居舒适的生态环境,同样自然万物也遵循自身的生长规律,有生有灭,生生不息。但随着现代文明思想的介入,人类逐渐将曾奉为神灵的、依赖着其护佑生存的森林纳入主要掠夺对象之列,因为他们需要那一张张流通且不固定的钞票,需要这种在现代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东西,去过充实富裕的物质生活,去实现自己的发财梦、富翁梦。被权、钱以及现代生活新方式所吸引的藏民们只能向赖以生存的自然家园伸出魔爪,放弃曾坚守了几千年的藏族生态伦理与生存哲学,通过不断地向大自然进行索取来享受消费主义的快感。藏区经济不断发展逐步摆脱落后状态走向现代化,藏民们的物质生活也更加丰富多彩,却伴随着资源枯竭、空气污染、环境恶化等多重生态问题的出现,使原生态系统下人与自然之间的友好关系失去平衡。生态整体主义要求人类正视自身在生态系统中的位置,尊重其他自然生命的生存价值,不要一味地向大自然索取、盲目追求物欲的满足,最根本的是爱护人类的生态家园,建立人与自然万物平等共生的和谐关系。阿来在其作品中重点对比了嘉绒藏民们在藏族生态伦理和人类中心主义观念的驱使下面对大自然的不同态度,强调精神生态信仰的重要指导作用,启迪人类反思自身与自然生态系统的关系,并对嘉绒藏民们向大自然无度索取的愚蠢行为提出严厉批判。
论阿来作品的生态书写
论阿来作品的生态书写

..................

结语


阿来的文学创作是跟随着新时期文学的步伐逐渐广为人知的,其中既有对历史的反思,又有对现代化的追寻。同时,由于阿来独特的文化身份,他的写作除向世人揭示真实的藏族生活之外,还掺杂了对现代化进程中藏族人民生存环境及心理变化的人文思考。纵观阿来的诗歌、散文、小说以及文学随笔,可以发现阿来关注生态,从事生态文学的创作绝不是偶然。从环境优美、人际和谐、精神富足的嘉绒藏区一路走来的阿来,正经历也将持续经历着现代社会污染加剧、人心浮躁、灵魂空洞的恶化生态,深切地感知到良好的生态环境对人类自身、乃至整个社会的重要作用。嘉绒藏区朴素而富有智慧的自然生态观灌输以阿来丰厚的生态文学积淀,现代文明进程中愈演愈烈的生态危机又迫使阿来不得不向记忆中的故乡寻求精神家园的慰藉。对家乡生态环境的人文关怀以及知识分子的责任感与理性思考,共同促使阿来投入生态文学的创作。在阿来看来,生态并不仅仅指人类身处的有花草植物、动物的自然地理环境,也应涵盖与人类活动密切的社会大环境以及人类自身的精神状态,因此在作品中阿来不是单一性地关注自然生态环境,而是放眼于一切生命所处的自然状态、与其他个体的交际状态以及自我存在的精神生态,他始终对藏区原始生态抱有着美好的想象,并以怀旧的眼光去勾勒嘉绒藏区人与生态环境的和谐,诗意化地颂赞生态信仰的精神指引,理性地审视现代文明带给嘉绒藏区的双向影响,既为藏区不断改善的经济状况与多样丰富的生活方式表示发自肺腑的喜悦之情,也为现代社会发展进程中自然家园被破坏、灵魂家园被吞噬致以深切的哀思。
参考文献(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