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论文网提供MBA论文选题服务,专业提供硕士毕业论文服务。

政府研发资助、研发模式与纺织业创新绩效关系分析

销售价格: 150元/篇 论文用途:硕士毕业论文 Master Thesis 编辑:若诗 点击次数:
论文字数:144433 论文编号:el2021062409143622328 日期:2021-06-27 10:58 作者:上海论文网
本文是社会学论文,问题一,政府研发资助对纺织业创新绩效有何影响以及在权变视角下政府研发资助的影响效应的差异;问题二,政府研发资助对纺织业研发模式有何影响以及在权变视角下政府研发资助的影响效应的差异;问题三,纺织企业研发模式对创新绩效有何影响以及不同研发模式之间的互动效应;问题四,研发模式在政府研发资助影响创新绩效过程中发挥怎样的中介作用。主要研究结论如下:(1)政府研发资助对创新绩效有显著的促进作用;地区知识产权保护水平的提高会增强政府研发资助对创新绩效的激励作用;通过对纺织业内的纺织子行业、化纤制造子行业与纺织服装服饰子行业比较发现,企业所有权性质的调节作用在不同子行业间存在差异,其中在化纤制造子行业中,所有权性质发挥显著的削弱型调节效应,政府研发资助对非国有企业创新绩效激励作用更高,而在纺织服装服饰子行业中结果正好相反;知识产权保护水平的调节作用还会因所有权性质不同而呈现差异化结果。政府研发资助通过为企业提供资源补充、促进企业有效配置研发资源、提升企业技术能力、创造新产品市场需求、降低研发风险等多途径有效缓解市场失灵,诱导企业研发投入,进而促进创新绩效提升。地区知识产权保护水平对企业创新绩效有显著正向促进作用,且在政府研发资助正向促进企业创新绩效的过程中,地区知识产权保护水平发挥显著的增强型调节作用,即地区知识产权保护力度越大,政府研发资助对创新绩效的激励效果就越强。强化知识产权是提高创新水平的重要保证,既可以保护创新主体的利益,又可以通过专利信息的公布促进知识的传播。

.........

 

1绪论

 

创新是企业获取竞争优势的重要方式,研发活动作为技术创新的核心内容,是一个国家和地区提升创新能力,推进经济发展、实现社会福利提高的核心驱动要素。企业内部研发是提升自主创新能力的主要渠道,建立以企业为主体的国家自主创新体系已得到各国政府的高度重视。然而,根据外部性理论和公共物品理论的观点,技术创新成果具有公共物品特征,由于正外部性带来的技术外溢和泄露使得旁观者福利增加,降低创新主体的预期收益,研发的主动性受到抑制[31],使得全社会企业研发经费投入往往低于社会最优水平,因此,单纯依靠市场机制无法达到最优的创新资源投入水平,此时需要政府通过不同的方式对企业研发活动进行有效干预[32,33]。为激励企业积极开展研发创新,各国政府推出了直接或间接的政策工具。政府通过研发资助增加研发资金的供给、降低研发单位成本和提高被资助研发项目的预期盈利能力来缓解这些市场失灵,从而激励更多的私人研发支出,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和企业的创新效率[34-36]。企业将创新作为获得竞争优势的一种方式,而创新越来越需要与外部合作伙伴进行合作[37]。合作研发是企业与组织边界外部的创新主体进行有目的的技术知识的流入与流出的交换行为[38],合作主体包括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各级行政机构及市场中其他组织等,通过合作研发以实现节约交易成本,缩减创新成本、提高研发效率的目的[39]。各国政府越来越关注能够促进创新合作的政策。从资源基础理论的角度而言,政府可以通过多种机制增加企业的资源可用性,从而使那些获得资助的企业更有可能采取开放式的合作创新举措[37];从交易成本理论的角度看,政府则可以充当中介组织的角色,帮助企业排除外界的冗余信息、为企业寻求合适的合作伙伴及相应的知识技术,降低企业为搜寻合作伙伴而产生的额外成本。企业若获得政府的资助,相当于向外释放出该企业已经获得政府和行业认可的有利信号,以及受资助的项目研发过程和资金的使用都会接受政府监管的信号,即企业被认为会高质量完成研发项目。

......
 

2理论基础与文献综述

 

2.1相关理论基础
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利用交易成本理论来解释各种组织间合作的问题,其中包括企业开展的横向合作与纵向合作。横向合作出现在不同类型的双边或者多边协议中,竞争者之间隐性或者显性合约的形成,地方市场或者集市的形成,协会或者合作社的形成,以及影响法律条文通过或者竞争者联盟形成的服务集团的产生,所有这些都影响着市场的组织,它们使得搜寻和考察更省事,交易成本随之降低[120],同时还可以实现建立或者巩固市场地位的目的[129]。支持有效的纵向合作的观点认为它节省了交易成本。这一观点主要基于威廉姆森的纵向一体化理论,资产专用性越越强,企业越倾向于将生产的相关环节内部化,以节约交易成本,通过纵向一体化,交易过程中出现的困难可以在企业内部得到解决[120]。纵向合作更多的出于资源互补以及风险分担的考量[130]。如企业与公共机构开展研发合作动机首先是为了获得基础知识,共享大学及研发机构内的核心研发资源,也是为获得政府支持资金[125],还利于加快知识转移和技术的商业化过程,开拓新市场。由此,企业有能力吸引更优秀的研发合作伙伴,有利于企业开展对外合作研发。同时,政府还可以以经纪人或媒介的角色将创新系统中的不同参与者聚集在一起,也可以构建高效的技术交易市场[40],为企业寻找合作伙伴提供场所和组织活动,促进潜在合作伙伴之间建立必要的联系[41]。这样的做法对于部分新创企业或者创新能力较弱的企业而言,能够促进他们与那些具有专门知识或技术的潜在伙伴联系起来,有效地减少企业的交易成本,促进合作研发。可见,交易成本理论为企业开展合作研发、政府干预企业创新活动提供了理论基础。从制度保障角度看,即使项目具有潜在的盈利能力和财政资源,企业仍然需要承担监督与监管成本以保证合作过程的有序进行,因此必须有一个适当的体制环境和一套运行条件,使各方能够顺利进行合作。
社会学论文提纲
研究问题的逻辑框架

 

2.2政府研发资助与纺织业研发模式研究
关于政府研发资助的影响效应,现有研究形成了以下三种观点:第一种观点主张政府研发资助对企业内部研发有正向促进作用。正向效应观主要是基于外部性理论、资源基础理论和信号传递理论。政府研发资助对企业研发创新的激励作用路径表现在,一方面,研发的公共产品特征和资本市场的不完善导致了市场失灵,为政府的公共干预政策提供了理论依据[31]。政府研发资助可以通过降低研发单位成本、分摊创新失败风险和提高被资助研发项目的预期盈利能力来缓解这类市场失灵[31],从而激励更多的私人研发支出,可见旨在将企业的研发投入提高到社会最优水平方面的政府研发资助存在正向的有效性[34,36,131]。另一方面,企业在研发创新过程中会控制信息披露以避免商业机密外泄,导致资金供求双方信息不对称,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企业难以获得外界投资,面临严重的融资约束[132],此时,政府通过对目标企业的项目提供研发资助,向外部投资者传递了一个包含项目预期收益高、发展潜力高等内容的积极信号,从而缓解创新主体的融资困境[31,133]。关于研发资助激励效应的经验证据在目前的文献中很常见,已经证明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政府研发资助对企业研发投入完全挤出的原假设是可以被拒绝的[46]。关于政府资助政策的文献广泛地考察了政府研发资助对私人研发投资的净效应,发现受资助企业的研发活动明显比非受资助企业更活跃,而且没有发现挤出的证据。大多数研究发现,获得公众支持的公司在研发上的投入要比没有得到支持的公司多[134],补贴因此达到了刺激研发投资的目的[37]。
社会学论文范文
研发模式中介效应检验的逻辑框架

 

3政府研发资助对纺织业创新绩效影响实证分析.............................................................57
3.1政府研发资助对纺织业创新绩效影响研究假设......................................................57
3.2政府研发资助对纺织业创新绩效影响研究设计......................................................62
4政府研发资助对纺织业研发模式影响实证分析.............................................................93
4.1政府研发资助对纺织业研发模式影响研究假设......................................................93
4.2政府研发资助对纺织业研发模式影响研究设计......................................................96
4.3政府研发资助对纺织业研发模式影响实证检验结果............................................102
5纺织业研发模式对创新绩效影响实证分析...................................................................124
5.1纺织业研发模式对创新绩效影响研究假设............................................................124
5.2纺织业研发模式对创新绩效影响研究设计............................................................128

.......

 

6纺织业研发模式的中介效应检验

 

6.1纺织业研发模式的中介效应研究
假设企业进行对外合作创新需要占用公司的内部资源[59],政府可以通过多种机制增加企业的资源可用性,使那些获得资助的企业更有可能采取开放式的研发活动[37]。信息不对称的存在增加了企业搜寻和鉴别合作伙伴的难度及成本,政府通过资助的方式所形成的信号效应[147]能够帮助企业寻求合适的合作伙伴及相应的知识技术。同时,政府可以以经纪人或媒介的角色为企业寻找合作伙伴提供场所和组织活动,促进潜在合作伙伴之间建立联系[41],有效地减少企业的交易成本,促进合作R&D。此外,政府可以为企业开展合作R&D提供制度环境[42],促进各组织之间建立伙伴关系和协作联系。一个企业开展对外合作R&D的能力还会随着内部R&D能力的增强而增强,进而促进创新绩效。较强的内部R&D能力有利于整合并配置企业内外部资源。开放式创新体系下,企业拥有着内部或外部的创新资源。企业必须有较强的研发能力才能在关键技术和核心技术上通过与其它企业合作以寻求突破性创新的解决方案。同时,较强的内部R&D可以增加企业的专利数量,专利本身可以体现企业识别、获取、消化和利用外部知识的能力。只有具备充足的内部R&D能力,才能有效利用外部技术和知识并将其与内部资源整合、有效分配,促进企业创新绩效提升。此外,企业间选择合作伙伴很注重对方的研发能力与技术能力,企业的内部R&D能力越强,内部R&D活动越积极,则会越频繁地参与技术合作[249-251],容易成为其他组织理想的合作伙伴。

 

6.2纺织业研发模式的中介效应研究
设计模型Model4中,政府研发资助和企业内部研发的系数分别为0.034和0.958,且分别在0.05和0.01水平显著。由于系数0.034小于0.695,再加上模型中的Sobel检验值在0.01水平下显著,所以,内部研发在政府研发资助促进基于科学的合作过程中起到了显著的部分中介作用,且内部研发的中介作用为0.661(即0.690×0.958)。结合模型Model2可知,政府研发资助一方面直接促进企业开展基于科学的合作,另一方面通过激发内部研发,提高企业自主研发能力进而促进基于科学的合作。模型Model5中,政府研发资助的回归系数都不显著,内部研发的回归系数为1.128,通过了显著性检验,模型中的Sobel检验在0.01水平下显著,说明内部研发在政府研发资助促进企业基于市场的合作过程中发挥完全中介作用。政府研发资助对基于市场的合作的促进作用完全通过内部研发实现,即政府研发资助促进企业内部研发,进而促进基于市场的合作,且内部研发的中介效应为0.778(即0.690×1.128)。因此,假设13得到验证。当政府研发资助用于企业开展低强度的合作研发阶段时,此时企业与合作对象之间互动不足,合作成员之间定位不清晰,还处于低层次的合作阶段,政府大量的资助,一般是会促进市场表现绩效的提升。再加上研发储备绩效的提升往往有一定的滞后效应,所以低层次的合作形式虽然能使企业快速实现盈利水平提高以及市场表现绩效的提升,但企业却不能产生科研储备,而且企业可能会把有限的资源用于低层次合作活动中,导致研发储备绩效得不到提升。相反,当政府研发资助用于企业开展高强度的合作研发时,此时合作主体之间可以通过强强联合关系、联合攻关、共同开发等方式实现研发模式一体化,促进企业进行基础研究或者共性技术等科研储备型技术的研发,从而可以极大提升自身创新能力及科研储备绩效[288],这也是在政府研发资助促进科研储备绩效过程中合作研发的门槛值较高的原因。

.......
 

7研究结论与展望

 

创新驱动发展,为了矫正创新产品外部性导致的市场失灵现象,政府采取多种方法干预企业创新活动,逐渐加大了对企业研发的资助力度,以期有效诱导研发支出。现阶段我国纺织产业获得政府研发资助金额持续增加,但是政府研发资助在企业研发经费中的占比依然较低,且政府研发资助的实际效果也引发了众多领域的关注和质疑。政府研发资助是否真正促进了纺织业创新能力的提升已经成为政府和企业共同关注的问题。提高企业创新积极性的同时还可以强化政府研发资助的干预效应。所有权性质在全样本条件下调节作用不显著,但是在纺织子行业、化纤制造子行业与纺织服装服饰子行业间结果存在差异,在化纤制造子行业中,所有权性质发挥显著的削弱型调节效应,政府研发资助对非国有企业创新绩效激励作用更高。所有权性质在服装服饰子行业中表现为增强型调节效应。经过对原始数据的分析发现,服装服饰子行业这一组样本中只有一家国有企业,样本时间范围内该家企业的专利申请量与政府研发资助都远远高于其他企业,该组样本的创新绩效主要依赖于为数较少的国有企业,非国有企业不仅未获取充足的政府研发资助,而且未能充分利用政府研发资助的资源补充机制和信号传递机制实现创新绩效的提升,所以政府研发资助在非国有企业内对创新绩效的激励效应较低。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调节作用还会因企业所有权性质不同而呈现差异化结果。主要结论为,在纺织子行业与化纤制造子行业中,提高知识产权保护力度能明显地增强政府研发资助在非国有企业中的激励效应,而在知识产权保护力度较低的情境下,国有企业和非国有企业中政府研发资助的激励效应差别不大。但是对于纺织服装服饰子行业来说,提高知识产权保护力度时,政府研发资助对非国有企业创新绩效的激励效应低于其对国有企业创新绩效的激励效应。
参考文献(略)
该论文为收费论文,请加QQ1135811234联系客服人员购买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