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论文网提供MBA论文选题服务,专业提供硕士毕业论文服务。
导航 当前位置: 上海论文网>国际贸易论文正文
特朗普政府“退群”外交及对中国启示思考[国际贸易论文]
  • 论文价格:100
  • 用途: 硕士毕业论文 Master Thesis
  • 编辑:vicky
  • 点击次数:131次
  • 论文字数:28555
  • 论文编号:el2021111409515324361
  • 日期:2021-11-14
  • 来源:上海论文网

国际关系论文哪里有?本文的创新之处可以分为以下两个方面:第一,系统性强,目前学术界对于特朗普政府”退群“问题的思想研究绝大多数还只是侧重于单一方面,对其形成原因的研究较为单一、浅显,对国际制度退出的学术研究空白较多,然而美国”退群“外交是有历史延续性的,其成因也是多方面因素构成的,本文结合当代国际形势的具体情况将这些原因结合起来串成体系,由表及里进一步探究在新的历史时期特朗普政府”退出外交“对我国的启示,这是本论文的创新点所在。第二,针对性强。针对特朗普政府”退群“的现象,评析了”退群“对国际和美国的影响,给出了应对特朗普”退群“带来的国际多边主义变动的中国方案。

绪论

(二)国外研究现状
从宏观角度来看,国外学者对美国”退群“外交的研究可以大致分为三类:第一类,从美国国际处境看美国”退群“国际战略选择。所谓国际处境也是更多探究美国”退群“的外部原因,学者约翰.伊肯伯里在《自由国际秩序的终结》中阐述:战后的自由国际秩序正处于衰落态势,不断遭到冲击和削弱,美国对国际自由秩序的主导能力下滑,西方世界面临新的挑战。在《特朗普上台之后:建立国际新秩序的美国战略》一书中,里斯纳和霍珀指出,特朗普政府强调”美国优先“,并一再退出各类国际多边组织,其实质上是对国际自由主义的背离,美国已经难以维系战后美国主导的体系,需要对自身进行变革,重新评估自己在全球的地位。另一位学者约瑟夫.奈在自己的论著《美国世纪结束了吗》中论述了美国在经济、军事等方面的强大优势依然在延续,美国没必要过度悲观谨慎也没有必要固步自封,但极端主义政策和紧缩政策都应该进行调整。巴里.波森在《克制:美国大战略的新基础》一文中指出美国的现阶段的全球战略应该更加克制,因为美国当前的自身实力已不足以支撑其主导全球的野心,过去的自由霸权已经走向衰落且损耗巨大,美国应根据现实进行政策调整。该角度学者们对美国形势持自己的态度,分析特朗普的政策转变是否正确。这一角度关注了美国自身发展,但是存在一定局限,学者们多是过于悲观或者乐观,掺杂过多感情因素和期许,不能公正客观看待美国的政策收缩和”退群“现象。
第二类,从制度性多边主义角度看美国”退群“策略。罗伯特.基欧汉和约瑟夫.奈在 1977 年完成著作《权力与相互依赖》,这部专著起初主要探讨的是国际规则,引领了西方学术界对全球多边主义政策的研究。2001 年,该专著还增加了美国对外政策探讨以及对全球多边主义的呼吁。1996 年,学者考克斯通过《世界秩序的途径》一书阐述自己对国际机制和美国霸权的思考,他认为美国之所以能主导世界,是因为美国通过建构符合自身利益的国际机制来持续控制世界。在他的论述中,美国推行霸权主义离不开国内诸多因素的影响,但是对于这些具体因素,他并没有进行足够深入的研究。在特朗普登上美国权力的顶点后,美国国内的学术界和大众传媒常常批评特朗普的对外政策。

国际关系论文
国际关系论文

........................

第三章 特朗普政府”退群“外交评析

一、冲击并损害全球利益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采取了一系列”退群"举动,其退出的国际组织与多边条约,覆盖全球不同层次的制度框架,包括经贸、军事、全球治理等领域。美国”退群主义“行为冲击现有的国际秩序、破坏全球治理效能。
(一)危及国际制度体系
建构和维护国际秩序对全球所有国家都有着重大意义,尤其是拥有话语权的主要大国,是维护国际秩序的决定性力量。[1]特朗普政府的”退群“外交以利益导向、使国际制度体系受挫。以”退群“为首的单边主义行动抛弃国际合作,只看重自己国家的利益,不符合国际发展趋势。美国的国际影响力巨大,因此,美国”退群“行为对现有国际秩序的冲击不容小觑。
首先,特朗普政府的”退群“行为虽然没有完全颠覆国际秩序,但影响了国际秩序的正常运行。特朗普政府对当今的国际规则不满,较上一届政府相比其领导世界的热情大大减小,对维护国际秩序的责任毫无兴趣。美国的”退群“造成一些由美国主导的国际制度徒有虚名,没有了国际制度的约束,很多议题都无法正常进行。经济领域,特朗普一上台就退出以打造亚太一体化为目标的地区合作协定-TPP,面对此情形日本等其他国家发起并签署了新版的 CPTPP,由于缺少美国的参与,新协议的效力与价值和 TPP 比起来相差的很;气候领域,特朗普政府退出《巴黎协定》,使国际气候问题面临挫折;文化领域,特朗普政府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加重该组织资金困难;安全领域,特朗普政府退出《中导条约》和《伊核协定》加剧了地区动荡的风险,危及世界安全。
..........................

第四章 特朗普政府”退群“外交对中国的启示

一、推进国际机制改革与国际多边合作
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国际制度框架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美国带领的以”退群“为代表的逆全球化行为深刻冲击了原有的制度体系,导致国际合作有效性每况愈下。美国主导的国际组织机构存在管理效率不足、官僚主义严重问题,同时存在效率不足和制度缺失现象,无法有效满足全球治理的需要。因此,面对复杂的国际合作形势,亟须推动全球组织机构改革,更好推进适应国际任务的变化。变革国际机制的内在缺陷,调整国际制度和组织不合适宜的部分,使其更好地应对挑战。各国必须齐心协力推进国际合作,维护多边主义体系正常运作,重建平稳、有序的多边国际秩序。
2018 年 12 月 10 日联合国全球移民问题政府间会议于通过《安全、有序和正常移民全球契约》,反映了国际社会坚定维护多边主义的态度。变革不适合当今发展状况的多边治理体系,推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世界银行的改革进程,重新确立多边体制的地位。变革不是彻底否定原有体制,合作是我们全球的共识,是需要我们各国合力调整其不合理不平等之处,根据现实的需要创建多边治理机制,不断提高国际合作的质量。国际成员是多元的,导致合作机制复杂化,为了避免未来国际合作陷入困境,首先,各国要打破原有的合作困境,增加合作互信,调动各国国际合作的积极性,弱化大国权力竞争,协调参与国的利益与责任,消解国际合作主体负面情绪;其次,要提高多边制度化水平,构建更具有包容性的国际制度体系。国际制度体系不具有强制力,所以体制制度安排关乎体制的有效性。在构建新国际秩序过程中要尊重文化多样性、增强相关机制的契合程度、强化国内与国际治理机制的衔接、促进机制互动、发挥全球治理最大效能。推动多边机制路径与手段的多元化、制度化建构,促进机制互动构成良性国际机制运转,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弱化国际问题挑战。
............................

二、团结新兴国家为多边主义注入动力
近些年,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得到了长足发展,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力上升不仅反映在经济总量上,也体现在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上。”20 世纪 90 年代,7 个主要新兴市场国家(EM7)仅占全球经济总量的 10%和经济增长的 20%;2010—2015 年,EM7 已占全球经济的 25%,贡献了一半以上的全球经济增长,超过了七国集团的贡献。“[1]为了抵制国际霸权主义,新兴国家应该积极参与到多边机制建设之中,共同应对美国反复无常的多边外交态度,即使美国新政府继续采取类似”退群“等不利于国际多边主义发展的措施时,国际社会也能从容面对。在获取本国正当利益的同时,共同谋求国际的利益。本国利益和国际利益存在冲突是客观的事实,各国要在个体和集体之间做出利益让步,保证国际秩序的稳定有序。
近些年,新兴国家迅速崛起,在国际舞台的地位显著上升,国际影响力随之提升,国际话语权增强,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成为多边主义坚定的支持者。进入 21 世纪后,崛起的新兴国家是全球化的主要受益者,它们认同现有的全球治理秩序,成为自由贸易的主动捍卫者,但它们的发展并未遵循发达国家倡导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在全球治理理念上也不同于传统的多边主义。[2]新兴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要合力在多边主义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扭转西方国家控制国际制度的局面。为国际多边主义注入新活力,共同努力打造一个更深层次的开放性、包容性世界。近些年发展中国家主导和参与的国际合作机制发展迅速。上海合作组织、金砖合作机制、亚投行、G20 机制等,极大地提高发展中国家地位。新兴国家要态度明确联手反对任何分裂国际多边主义的”退群行为“和贸易保护主义等狭隘民族主义情结,支持联合国的宗旨和核心精神。金砖国家将”支持多边主义“纳入多边主义的建设中,确保能够应对逆全球化的挑战。努力调整多边主义中不合时宜的规则,反对大国的单边主义行为,推动我国倡导的合作共赢的国际参与理念,开创全球合作新局面。

特朗普政府“退群”外交及对中国启示研究
特朗普政府”退群“外交及对中国启示研究

.......................

结论

特朗普政府的”退群“是国际机制治理常规变化的一种。虽然美国主导建立了国际制度体系,但是美国会根据国际形势和自身情况选择支持或者背离国际制度。美国”退群“是特朗普政府基于多种原因的选则,除去特朗普个性对政策影响的因素,美国国内国外局势、以及美国的单边主义思潮,都对”退群“起着助推作用。透过这些原因,我们不难总结出美国”退群“的实质:”退群“是其推动国际秩序变革采取的一种极端手段,其最终目的是甩掉国际包袱,用较低的国际付出换取美国霸权的稳定,重新构建符合美国利益的国际格局。”退群“违背国际合作的原则,恶化了全球治理的进程,给美国的软实力、国际声誉、联盟体系都造成了损伤,此举加速国际权力的动态变化,导致多边机制领导力不足、全球治理议题陷入困境。特朗普虽然已经下台,但特朗普”退群“的负面影响还在蔓延,我们期待拜登新政府重回国际合作中与各国一同解决发展过程中的困难。
对于特朗普”退群“行为我们仅从道德层面进行批评是不够,我们要理性全面分析美国”退群“的逻辑,刨析出”退群“对我国的深刻启示。首先,我们要看到国际秩序处在加速变革期,这对我国来说是一个重要的机遇。我国是国际合作的坚定支持者,大力推进我国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与”一带一路“的主张,团结广大发展中国家、新兴国家,构建更加合理、公众、有序、高效的国际制度体系。其次,我们要看到国际秩序重组机遇下蕴含着挑战。我们要理性参与国际事务,在能力范围内承担大国责任、引领国际秩序良性发展,不可过度透支国力来增强国际话语权,谨防掉入西方大国的陷阱,在有限参与国际制度的同时加紧本国发展。
总之,我国要合理定位我国在给国际组织中的地位,冷静面对西方国家的国际制度破坏行径,高度重视类似”退群“等恶劣行为。同时,我们期待美国新政府认识到”退群“的恶劣性,重回国际合作中来,实现各国协同互助发展。
参考文献(略)